重生之终极幸福

第1章 是梦么?

迷迷糊糊间,何夏薇觉得好像听见妈妈叫自己的声音,她想这一定是梦吧,然后撅噘嘴继续睡得香甜。从母亲在她20岁那年突发脑溢血去世,至今已经30多年了,这几年她越来越少梦见妈妈,她好想妈妈,好想见见妈妈。

    等了一会感觉耳边的声音越来越清晰,脸上也时不时感受到骚扰,她心里很急躁,她怕自己会醒,不可以,她只听见了妈妈的声音,还没有见到妈妈呢,不能醒过来。

    何母本来满腔的怒火想叫醒女儿好好的说道说道,但是看着女儿小小的脸皱成一团,似乎很难受的样子,一下子,气也不生了,只剩满心的焦急,摸摸女儿的脸,再摸摸额头,一声紧一声的叫着“微微,微微,你怎么了,醒醒,微微……老何,老何,你快看微微怎么了,怎么叫不醒啊”。

    何母边叫女儿边冲在外屋凳子上坐着喘气的何父说到。

    何父一听也是满心的焦急,快步走进卧室,“狗狗怎么了,狗狗,狗狗,醒醒”何父中年才得了一女,虽平时对女儿管教甚严,但是对女儿的疼爱确实一点没少。这不,看女儿在小床上躺着,脸邹成包子,却始终不醒的样子,心疼得不得了。凑在妻子旁边拉着女儿的小手焦急的叫着。

    “咦~我好像还听见爸爸的声音了诶,不过爸爸也真是的,怎么还叫我狗狗呢,但是,真的是一个好怀念的爱称啊,嘻嘻~”

    自从有次同学来家里玩听到爸爸对她的这个爱称而嘲笑她后,她回家抗议了好久,爸爸才渐渐改了称呼,和妈妈一样叫她微微,现在听来,满满都是爸爸对她的宠溺。爸爸说她生下来像只小狗狗一样,小小的一团,直让人想抱在怀里宠着,而且老一辈人都说贱名好养活,更何况,何夏薇是早产儿呢。

    “微微,微微,你怎么了啊,你不要吓妈妈啊,微微……”听着妈妈快要哭出来的声音,何夏薇心里更焦急了,怎么办,妈妈快哭了诶,可是,怎么还没看见妈妈人呢?

    “丽梅,你家微微怎么了啊”

    “咋了啊这是?”

    “诶呀,微微这孩子这是怎么了?”

    邻居们听到这边的动静都纷纷跑了进来,七嘴八舌的说着.

    “我也不知道啊,一进来发现微微睡在床上,可以怎么都叫不醒,呜呜呜,微微,你不要吓妈妈啊”听着邻居的询问,何母终是忍不住哭了出来.。

    邻居张奶奶说“丽梅你别急,小孩子身体虚,容易看见不干净的东西,你给竖竖筷子看看”。

    “这……行,我试试,老何,你看着点微微”何母已经六神无主了,这个地方离医院远,好不容易听到有个方法,就不管了,先看看再说,只要女儿能好起来,什么办法她都愿意去尝试。

    “行,你小心点”。

    何父虽不相信这些迷信但是目前似乎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何夏薇一听妈妈要走了,那哪行,好不容易才梦到爸妈,怎么能让她走,这一走又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再次梦见,顿时大急,一下醒了过来。朦胧间看见中年时期的爸爸正一脸焦急心疼得看着她,这时候何父的背还没有驼,虽人到中年,但满身温文尔雅的气质让他整个人看起来特别的舒服。

    何父第一时间发现女儿醒了,开心得一把将女儿抱近怀里,不时抚摸着女儿的背一边呼唤这妻子,“狗狗醒了,丽梅,狗狗醒了……”。

    “微微醒了,微微醒了,真的吗”何母立马放下刚拿到手中的筷子,三步并做两步的窜了进来,抢过丈夫怀中的女儿,紧紧搂着,仿佛一松手女儿就会消失一样。嘴里一边轻轻的问道“微微,怎么样,啊?哪里不舒服,快告诉妈妈啊,妈妈都快急死了,你终于醒了,呜呜呜……”

    何夏薇本来还头脑发蒙,这感觉真的是太真实了,这会听见妈妈低低的抽泣声,本能的说道“妈妈,不哭,微微没事……”。

    出声的糯糯童音把何夏薇吓了一跳,这是怎么回事?这是谁的声音?环视四周发现几张有些眼熟的脸庞均紧紧的盯着她看,还怪吓人的,她赶紧扭过头,看见一边小床上放着一个洋娃娃,“诶~这个洋娃娃不是在小学时被邻居家姐姐给扯坏了么,怎么会完好的在这,这是什么情况?”

    何母本来因为微微刚刚的安慰而暂且止住的哭泣,这会见女儿又双眼呆呆的盯着那个洋娃娃,不见了往日的调皮,顿时又哭了起来“微微,你有哪里不舒服吗?啊?跟妈妈说,妈妈帮你呼呼就好了啊……”。

    何夏薇一脑门黑线,心想我这都多大年纪了啊,妈妈怎么还一副哄小孩子的口气哄我呢。不过还是回过神来,想着先安慰好爸爸妈妈,看着他们这么为她焦急难过,心疼得不得了。

    “妈妈,微微没事啦,你不要担心,不要哭了”

    “狗狗,真的没事吗,来爸爸抱抱”何父也是紧张的盯着女儿,伸出双手想要抱抱她,不过何母一个扭身躲过了何父的双手,她现在还心急得不行呢,好不容易女儿醒了,抱都没抱够,怎么可能放下女儿。

    “爸爸,微微没事儿,没有哪里不舒服,你别担心”微微边回答父亲的话边给了父亲一个安慰的眼神,同时心里感觉一阵温暖,已经多少年了,多少年没有感受到爸爸妈妈的宠爱,她真的好幸福,希望这梦能晚点醒来。

    只是,这梦也太真实,居然还有配角,哈哈,看着四周看着她的那些似曾相识的脸庞。诶,不对啊。搂着妈妈脖子的小手上传来妈妈身上暖暖的温度,这……做梦的时候也有感官的?想不通…

    “丽梅,你别急了,这不,孩子醒了就好”

    “是啊,醒了就好了,你们啊,也别太着急了啊,我们就先走了,你们两口子好好安慰下微微,估计孩子被吓着了”张奶奶看着微微还是有些木愣愣的样子冲何父何母说到。边拉着其他邻居走了出去。

    “诶,张婶,李姐,今天麻烦你们了,真的太感谢了,改天请你们来家里吃饭。”何母抱着微微把大家送出了家门。

    这时候,微微看到大门右边挂着一个挂历,上边写着1998年2月,顿时,脑中一个激灵,好像有个想法从脑中一闪而过,快得她没有抓住。

    再次环顾四周,一间十多二十平的客厅,靠墙放着一排黄色的布沙发,然后是一个老式的写字桌,角落上放着一个黑白小电视。另一边窗口下边排着一个21英寸的彩电和收音机,窗户上挂着淡蓝色喜鹊的窗帘,这时候窗帘欲落不落的样子,窗户上的防护栏(钢筋柱子)也被掰弯了,漏出一个大大的洞……

    何母也顺着微微的目光看到了这“老何,你赶紧把窗户弄一下,不然糟了小偷就糟了”何母冲一边正拿着那个刚才微微盯着不放的洋娃娃想极力吸引微微目光的何父说到。

    “哦,对哦,差点忘了,我这就去弄”,何父转身把洋娃娃放在沙发上,再拿着工具开门走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