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哲学发展论

第一章 实事求是与价值哲学

王玉樑

    (陕西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 陕西省价值哲学学会名誉会长)

    实事求是是马克思主义的精髓,也是构建科学的价值哲学的指导思想。离开了实事求是,就不可能有科学的价值哲学。改革开放30年,我国价值哲学之所以能打破西方价值哲学主观价值论的一统天下,提出一些新的见解,关键在于坚持以实事求是思想为指导。目前,价值哲学研究中存在的一些问题,只要我们坚持以实事求是思想为指导,就不难得到正确解决。要深入开展价值哲学研究,必须坚持以实事求是思想为指导。

    一、实事求是与实践价值哲学

    当今世界上存在着两种价值哲学,即经院价值哲学(或理论价值哲学)与实践价值哲学。经院价值哲学,就是以唯主体论或唯客体论的单极思维为指导,以个人为价值主体,以主体情感意志兴趣欲望需要为主体尺度,脱离实践,从主观心理出发去理解价值的价值哲学;而实践的价值哲学则是坚持以实事求是思想为指导,以人民为价值主体,以人的发展为主体尺度,从实践、实践效果出发去理解价值的价值哲学。西方居主导的价值哲学是经院价值哲学,*的价值哲学则是实践价值哲学。经院价值哲学陷入困境,而实践价值哲学在改革开放30年中充分显示出其生机与活力。西方经院哲学脱离实践,从主观心理出发,从主体情感、意志兴趣欲望需要出发去理解价值,在理论上陷于混乱。

    马克思关于人应该在实践中证明自己思维的真理性的论述,启示我们应从实践、实践结果出发去理解价值。*1962年关于生产关系究竟以什么形式为最好的论述,提出“黄猫、黑猫,只要捉住老鼠就是好猫”,进一步指出应从实践结果出发去理解价值,从而开创了实践价值哲学。*还强调要“拿事实来说话”。他在指导经济社会各项工作时强调经济效益、社会效益,强调要保证实效,干出实绩,都是从实践、实践结果出发去理解价值。*说,他是实事求是派,实践价值哲学是*实事求是思想的重要表现。

    实践是主体与客体相互作用的客观物质活动,而实践结果则是这一过程直接现实的客观产物。实践价值哲学从实践结果出发去理解价值,解决了价值的客观性全面性科学性问题,克服了西方经院价值哲学唯主体论或唯客体论的单极思维的根本缺陷,也克服了国内满足需要论的片面性。实践价值哲学是有中国特色的马克思主义价值哲学,是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价值哲学,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价值哲学。*实践价值哲学思想,打破了西方经院价值哲学的一统天下,具有重要的理论意义与实践意义。

    西方经院哲学脱离实践,从主观心理出发,充满逻辑矛盾,理论陷于混乱,是一种理论游戏,文字游戏,失去生命力。在我国改革开放以来的现实生活中,广大群众都是坚持实事求是,求真务实,讲求实效,从实际效益、效果出发去理解价值。在这种实践价值哲学思想的指导下,我国改革开放和各项社会主义建设事业,取得了举世公认的伟大成就,充分显示出实践价值哲学的生命力。

    实践价值哲学与实用主义价值论的实效观根本不同:①实践价值哲学坚持以实事求是为指导,实事求是是实践价值哲学的灵魂;实用主义的实效观则是主观价值论,以唯心主义的经验论为指导。②实践价值哲学以人民为价值主体;实用主义实效观则是以个人主义为指导,以个人为价值主体,认为只要使个人快乐、有利就有价值,即使是吸毒贩毒、嫖娼卖淫、满足黄赌毒等需要也是有价值的,不管是否对人民对社会是否造成危害。

    实践价值哲学从主客体价值关系理论来论述,表现为效应价值论,效应价值论是对实践价值哲学的具体理论表述。价值是主体与客体相互作用的产物。实践是主客体相互作用的客观物质活动,实践结果则是这一过程的产物。效应价值论认为价值(广义)是客体对主体效应,客体对主体的积极效应是正价值,消极效应是负价值。客体对主体的效应或功效,就是主客体实践结果或效果。从客体对主体的效应出发去理解价值,就是从实践、实践结果出发去理解价值,把实践结果作为根本的价值标准。所以效应价值论是实践价值哲学的具体表现形式。

    二、价值与发展

    价值是主客体相互作用的产物。客体价值都是相对于一定主体而言的,主体尺度是价值的标准。以不同的主体尺度为价值标准,就有不同的价值理论,如欲望说,兴趣说,满足需要说,情感主义等等。

    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一书中,马克思提出了关于“两种尺度”的论述,许多学者认为马克思所说的两种尺度,指客体尺度和主体尺度(内在尺度),客体尺度指客观规律,主体尺度指主体需要。但马克思曾明确指出人的真正的生产“不受肉体需要支配”,可见马克思讲的主体尺度不是主体需要。

    恩格斯讲要满足“每个人的一切合理的需要”,可见需要有合理与不合理之分。所以,主体需要不是科学的主体尺度。从《资本论》和《共产党宣言》中的论述来看,马恩认为最根本的主体尺度是人的发展,特别是人的自由而全面的发展。

    *关于“发展才是硬道理”,“最根本的因素,还是经济增长速度,而且要体现在人民的生活逐步好起来”等论述,关于“犹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及关于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的论述等,深刻地论述了发展的意义。启示我们,价值从根本上说在于发展,在于促进主体,促进人类社会更美好。要生存特别是要更好地生存,就必须发展,不发展就会挨打,就有亡党亡国的危险,不发展就不能够生存。所以,必须从客体对主体、特别是对社会主体发展的积极效应去理解价值,价值的本质就在于促进主体、特别是促进社会主体生存发展完善,使主体,使每一个人,使人类社会更美好。所以实践价值哲学是坚持“发展才是硬道理”的价值哲学,是以对主体特别是社会主体生存发展完善为价值尺度的价值哲学,是坚持以人的发展为价值尺度的价值哲学。

    而满足需要论则认为满足一切需要都是有价值的,按照这种理论的逻辑,即使是满足不合理不健康的需要,也是有价值的,这就不能真正保证主体特别是社会主体生存发展完善,不能使主体,使人类社会更美好,因而是片面的不科学的。只要我们坚持用实事求是的思想进行分析,我们就不难发现满足需要论的片面性,不难理解科学的主体尺度是主体发展,而不是主体需要。

    三、事实与价值

    区分事实(狭义的事实)与价值,是价值哲学的起点。把事实混同于价值,是当今世界各国居主导地位的价值哲学在理论上陷于混乱的理论根源。

    事实有狭义与广义之分。广义的事实指一切客观存在;价值哲学所说的事实是狭义的事实,即不因人而异的客观存在,是相对于价值而言的。而相对于狭义事实而言的价值是狭义的价值,指的是“善”;广义的价值包括善与恶在内。所以,从这个意义(狭义)上说,价值必定是善的。

    事实是中性的,或事实本身既可能是健康的、合理的,也可能是不健康、不合理的,事实本身不一定都是合理的健康的;而价值则有方向性,价值必定是善的。使人快乐,是一种不因人而异的客观事实,而不是价值;只有当快乐对主体带来善的后果时才是价值;当快乐带来恶的后果时,则是负价值。认为凡能使主体快乐,就有价值,这是把事实混同于价值,是西方主观价值论快乐主义的观点。

    有的学者认为“满足需要”能使人快乐,因而就有价值,所以“满足需要”是价值而不是事实。这是误解。杜威曾指出“满足需要”是事实而不是价值。他说:“当我们说,某些东西为人们所享受(指满足人们的需要)时,这是在陈述一件事实,陈述某种已经存在着的东西,这不是在判断那件事实的价值。”杜威认为“满足需要”可能导致善,也可能导致恶。只有满足需要带来善的后果,才是价值。所以,不能说满足需要就是价值。

    只要我们实事求是地进行分析,就会认识到主体需要什么,是否满足需要,这些都是不因人而异的客观存在,即都是客观事实,而不是价值。把需要、满足需要等同于价值,就是把事实混同于价值,就会在理论上陷于混乱。这是当今世界各国居主导地位的价值哲学理论上失误的根本的理论根源。

    四、需要是否天然合理

    认为主体需要都是合理的,无合理与不合理之分,这是国内外满足需要论、价值是人论或价值是人本身论立论的共同根据。

    这种根据能否成立呢?首先让我们看一看恩格斯及中外一些学者的看法。

    恩格斯在《卡尔·马克思》一文中说,未来社会应“使社会生产力及其所制成产品增长到能够保证每个人的一切合理的需要日益得到满足的程度”。他说要保证每个人的“一切合理的需要”日益得到满足,而不是满足“一切需要”。可见,在恩格斯看来,主体需要有合理与不合理之分。

    张岱年说:“需要也有高下之分”。“人们都承认,有些需要是比较高级的,有些需要是比较低级的。”他指出追求声色货利,贪财好色的需要就是低级的需要。

    袁贵仁说:“人的需要并非都是天然合理的,都是必须满足的。有些属正当需要,也就是有利于人类的生存、享受和发展的需要”,“能够满足主体正当需要的客体就是对主体有价值的,不能满足或者有碍正当需要满足的客体就是没有价值的”。“人还有不正当的需要,这类需要一旦得到满足,客观上就有害于人和人类的生存、享受和发展,特别是有害于他人和社会的整体发展。所以,对于不正当需要,不仅不应当满足而且要加以限制。满足不正当需要是没有价值的,相反,不满足这种需要或限制这种需要得到满足的则是有价值的。”

    李连科说:“个体有着复杂的、各式各样的需要。”“按社会价值区分,有合理的、有益的、健康的需要和不合理的、有害的、病态的(如吸毒、卖淫、同性恋等)需要”。

    美国伦理学家罗尔斯曾给善下过定义,他说:“善被定义为合理欲望的满足。”善,指价值,欲望是主体需要的外在表现,这里实质上指的是需要。所以,在罗尔斯看来,价值是合理需要的满足。可见,他也认为,人的欲望、需要有合理与不合理之分。

    由此可见,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和许多著名学者都肯定主体需要有合理与不合理之分。这表明,主体需要并非天然合理,是毋庸置疑的客观事实,不可否认。

    早在20世纪20年代,美国学者杜威就曾批评满足需要论。他说:“享受这些事物,认为是善,并不保证这些事物只会带来善的后果。”他所说的“享受这些事物”、指的就是满足需要或要求。他说满足需要并不保证只会带来善的后果,也就是说满足需要并不一定都有价值,因为满足需要也可能带来恶的有害的后果,所以,不能用满足主体需要界定价值。

    主体需要并非天然合理,这是客观事实。如果坚持以实事求是思想为指导,就应当承认这个事实。从这一点出发,就应承认满足需要论不是一种科学的价值理论。

    但有的学者却认为主体需要本身是合理的,因为满足需要是为了使主体快乐,而使主体快乐本身都是合理的,是善、是有价值的。在这里,他们的根据是:使主体快乐就是善,这是西方快乐主义的观点。

    对西方快乐主义,英国伦理学家摩尔曾批评它将事实混同于价值,犯了自然主义谬误。

    当代西方伦理学也批判了快乐主义观点。

    所以,以快乐主义作为主体需要都是合理的根据是不能成立的。

    现实生活也告诉我们,满足需要可以使人快乐,但这种快乐带来的后果并非都是善的,有价值的。如果我们对人民对社会负责,就应当重视后果。如果我们坚持实事求是,一切从客观实际出发,就应承认主体需要并非天然合理,满足需要论是一种片面的不科学的价值论;如果把这种理论贯彻到底,就会对社会生活产生误导,产生危害人民和社会的严重后果。应当看到,我国的满足需要论力图坚持价值的客观性,坚持以人民为价值主体,反对西方的主观价值论,与西方的主观价值论是不同的。但是,满足需要论是西方学者100年前提出的观点,在西方被公认为是主观价值论。满足需要论本身在理论上是片面的,实践上是有害的,而片面性也是一种主观性,对此,我们一定要有清醒的认识。

    还应看到,人们自发地总是认为凡满足自己的需要就有价值、满足需要论是人们一种自发的倾向,所以满足需要论的信从者甚多。人们的认识是一个过程。作为一种学术观点,人们持有这种观点,是自己的选择,应当受到尊重。应在平等对话中争鸣讨论,促进价值哲学理论的发展。但我们作为研究价值哲学的学者,应当提高自觉,努力克服价值哲学中自发性的影响,克服满足需要论的片面性及其理论混乱、实践危害,坚持以马克思主义哲学为指导,努力构建科学的价值哲学。

    参考文献:

    [1]〔美〕杜威:《确定性的寻求》载周辅成编《西方伦理学名著选择》(下卷),商务印书馆1987年版。

    [2]《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9卷,人民出版社1963年版。

    [3]东方赤子、大家丛书《张岱年卷》,华文出版社1998年版。

    [4]袁贵仁:《价值学引论》,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1991年版。

    [5]《李连科集——人·主体、价值》,黑龙江教育出版社1989年版。

    [6]〔美〕罗尔斯:《正义论》,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8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