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玄尊

第1章 凌长空

“瑟瑟……”

    一个身穿黄衣的少年在这漫长的山道上,打扫着落叶,面容平静。他叫凌长空,是岐山派的一名正式弟子,竟然在这里打扫落叶,却是有些怪异。

    不过这对于凌长空来说,却是习以为常了,而且比之他之前的生活,依然不知好了多少倍。

    曾经的他自幼失去双亲,无依无靠,漂泊流离,曾经几度差点冻死在严冬中,饿死在盛夏里,可以说,若不是好心人的帮助,他根本活不到现在。

    也就这般颠沛流离、没吃过一顿饱饭的流浪之中,他堪堪挨到了五岁。

    犹记得,在他五岁时,正是天下饥荒,就是普通人家也不一定能够吃饱饭,更别说他一个无依无靠的少年了。

    他为了能够活下去,迫不得已进入深山老林,采野菜,挖树根充饥,也就是那一次,他遇到了一头饥肠辘辘的老虎,差一点成为老虎的口粮。

    但在老虎将要扑向他时,却有一道剑光从天而降,将老虎斩杀,随后,一个俊朗青年手持长剑,飘飘而下,正是他将老虎斩杀的。

    从那时开始,凌长空命运轨迹便开始发生变化了。

    见到那个俊朗青年竟然将老虎斩杀了,凌长空也是震惊非常,反应过来之后,连忙跑了过去,向他磕头拜谢。那个俊朗青年见他模样清秀,懂事非常,而且根骨还算不错,便在一喜之下,将他带回了宗门。

    也是凌长空后来才知道,那个俊朗青年竟然是一位修士,而他所属的宗门便是西部州十大仙宗之一的岐山派,也就从那时开始,他被岐山派收留,成为岐山派的一名正式弟子。

    在加入岐山派之后,凌长空却被宗门长老发现是经脉闭塞,根本不能修炼,除非有逆天丹药,为他洗髓,不然连最低级的外围弟子都不如。

    不过逆天丹药可遇不可求,就是岐山派也不见得能有,就是有也不会给他一个普通弟子改命,就是收留他,已是天大的恩惠。

    掌门赵谦只是赐给他一枚玄丹,助他突破到玄士一重,鼓励他一番,而那个俊朗青年也对他不管不顾,让他自生自灭。

    虽说知道自己经脉闭塞,不能修炼,但是凌长空依旧没有放弃,每天必要坚持三个时辰的修炼,这一坚持,便是十年。

    现在十年时间过去了,凌长空变得更加挺拔了,也更加清秀了,但是修为却还是玄士一重,没有一点长进,十年努力,似乎只是一个易碎的梦。

    而在这十年里,他由于不能修炼,在岐山派扫地劈柴,打水烧火……做着奴仆下人的活,好在他从小颠沛流离,生活艰苦,对此也没有什么不满的。

    但若只是打杂倒也罢了,就连同门师兄弟也逐渐欺辱他,开始只是正式弟子,后来外围弟子也欺压起来,最后就连岐山派的奴仆也敢欺负他。

    在这个拳头大就为尊的世界里,凌长空只是玄士一重,而且还不能修炼,便注定被人欺负。好在岐山派有规定,不准私斗,更不能出人命,而那些同门下手之间,也都有分寸,再加上凌长空的一些奇遇,倒是勉强地在岐山派生活了十年。

    当然,宋清也不是任人欺负的人,他现在没有实力,只能隐忍,但是他相信,自己总有一天能够修炼,变强,将曾经欺负他的人践踏在脚下,这也是他坚持修炼的原因之一。

    他一直没有放弃!

    这一刻,正在打扫落叶的凌长空不由一顿,停了下来。

    在他的四周,围着三个与他一般大小的少年,也都身穿黄衣,正是岐山派弟子。

    “三位师兄,不知找我有什么事?”对于这三个少年的意图,凌长空心中自然明白,但他还是微微一拱手,十分恭敬地问道。

    “哼!凌长空,你以为你这般装模作样,就能免得一顿好打吗?”一个隐隐为首的少年冷哼一声,不屑地看着凌长空,指着鼻子,趾高气昂地喝问道。

    “梁明志,不要跟这废物废话了,这几天被师父勒令闭关修炼,手都痒了。”

    另外一个少年似乎已经等不及了,握着拳头,“咯嘣”作响。

    “好,李玄明,我们就活动活动筋骨。”

    听到同伴的催促,梁师兄狞笑一声,三人皆是上前一步,或是腿踢,或是拳击,对着凌长空殴打。

    对于梁明志三人的举动,凌长空似乎早有预料,没有一丝慌张,立即丢了扫把,双手抱头,任由对方拳脚相加。

    本来依照他往日的经验,遇到这种情况,应该直接爬到地上,护住要害部位,但是现在他在山道上,这山道虽说宽阔,但却十分陡峭,若是爬下来,万一一个不小心,便会滚了下去,那就坏事了。

    也正是因此,面对梁明志三人密不透风的攻击,凌长空只是抱头站着,任由他们发泄。

    “轰!”

    李玄明拳头上青光一闪,不由自主地凝重些许,不过他似乎没有注意到,一拳打在凌长空的小腹上。

    遭受这一拳暴击,凌长空脸上不禁一白,直接被轰了出去,撞到一棵三人合抱的大树,这才停下。

    那棵大树摇晃了数下,一片片落叶如雨而下!

    “噗!”

    在落叶遮盖下,凌长空那原来略显苍白的脸,陡然反红,随即吐了一口血,脸上再无血色。

    “李玄明,你怎么动用玄灵境界的玄力了?!”梁明志脸色一变,对着李玄明呵斥道:“若是出了人命,我们就算不被逐出师门,也难逃重罚。”

    “嘿嘿,梁师兄,我也是才突破玄灵境界,一时间没有控制好,这才,这才……”李玄明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挠着头,对着梁明志解释道。

    “好了,别说了,我们赶紧离开这里!”

    此时梁明志心中焦急万分,哪里有功夫听李玄明解释?一摆手,对李玄明二人说道,随后他便径直离开,行色匆匆,就犹如罪犯逃离犯罪现场一般。

    “你们给我记住,若是凌长空有什么好歹,师门调查此事,我们就一致说,我们在后山切磋,绝对不能说我们见过那个倒霉鬼,你们都记住没?”梁明志对李玄明二人叮嘱道。

    “知道了。”

    “梁师兄放心,我们知道该怎么做。”

    听到梁明志的叮嘱,李玄明二人皆是眼前一亮,脸上露出一丝喜色,对梁明志点头应了一声,转眼间消失了踪影。

    见到梁明志三人已然离开,凌长空并没有起身,依旧依偎在大树下,脸上有些阴沉不定。

    对于梁明志三人的话,凌长空自然也是听到了。

    眼中精芒流转不定,凌长空右手紧紧抓地,五指陷入地下,心中愤恨地想道:“十年河东十年河西,他日老子凌云霄,必有报仇时,别以为我身具绝脉,就真的怕你们!”